《敦刻尔克》,诺兰的反潮流之作_娱乐频道_凤凰网

《敦刻尔克》,诺兰的反潮流之作_娱乐频道_凤凰网

海报

2017年夏天,克里斯托弗·诺兰的《敦刻尔克》在全球拿下了超过5.25亿美金的票房,在烂番茄上获得92%的新鲜度,观众评分也高达82%,可谓票房口碑双丰收。

本片更是在2018年奥斯卡金像奖上,突破重围获得八项提名,除了最佳导演提名,影片还入围了包括最佳影片、最佳摄影、最佳剪辑、最佳艺术指导、最佳原创配乐、最佳音效剪辑和最佳混音奖项的提名。

虽然我们都知道今年的金像奖最佳导演,给了毋庸置疑的“陀螺”导演(《水形物语》导演吉尔莫·德尔·托罗)。但对于诺兰粉们来说,提名即胜利,毕竟学院一向都不怎么待见诺兰。对于“封神”已久的诺兰,这是他首次进入学院的视线,入围奥斯卡最佳导演。

《敦刻尔克》是一部讲述在敦刻尔克大撤退中如何“活下去”的电影。影片从陆、海、空三个视角呈现了二战初期,40万英法盟军被敌军围困于敦刻尔克的海滩之上,面对敌军步步逼近的绝境,每个人为了能活着回家,不得不背水一战的故事。

在这样一部战争片里,没有大场面,没有血浆四溅,没有激烈的台词张力,只有一个有艺术野心的导演进行的一种艺术上的尝试。

战争的残酷与惨烈,战争里失掉的人性,都是老生常谈的东西,不是诺兰想要的。擅长玩叙事结构和胶片摄影的诺兰,从他的神坛上走下来,以人之为人的悲悯天性,观照这场不是胜利的胜利。

观感上,《敦刻尔克》会让一部分观众感到非常不适。全片几乎没有出现敌人的身影,除了片尾英国飞行员(汤姆·哈迪饰)烧毁飞机被德军俘虏时,依稀可见几个模糊的德军身影外,全片没有德军出现。

但诺兰的运镜配合汉斯·季默的配乐,调动着全片的紧张气氛,将敌军放在银幕之外,安插在观众自己心中。观众可以感受到敌人无处不在,又无迹可寻的恐慌与无助。

配乐中那钟表的滴答声,像是蒙上你的眼睛,割破你的手腕,再打开水龙头,香港马会六会彩,让你以为那是生命的倒计时。

这就是绝望。

陆上的一周,海上的一天,空中的一小时,不再是诺兰惯用的叙事游戏,而是使绝望感在时空的维度,最大程度蔓延开的必需手段。

为了让电影充满现实感,让观众少点疏离感,诺兰做了很多准备。

他摒弃了好莱坞电影的一个传统,用30岁左右的演员们来扮演更年轻的角色,转而找到和角色年龄相当的演员来出演。

诺兰说:“当我读敦刻尔克事件的一手资料时,一个强烈的感受就是,这些士兵是多么的年轻,并且涉世未深。这种感觉很重要。”

剧照

于是我们看到了,1997年出生的菲恩·怀特海德饰演的汤米,满身疲惫失神的望向远方。

英国组合“单向乐队”(One Direction)的成员,开奖报码器v12061301,“哈卷”——哈里·斯泰尔斯,由偶像歌手向实力演员的转型。

杰克·劳登作为年轻的“老戏骨”,英国戏剧界“大腕儿”,《敦刻尔克》不过是他演绎生涯中普通的一站而已。

1995年出生的汤姆·格林-卡尼,将自己的大银幕处女秀献给了《敦刻尔克》。和道森先生(马克·里朗斯饰)、海军(基里安·墨菲饰)的对手戏,也可圈可点。

除了演员年龄的还原,还有道具的还原。

为了真实,诺兰决定采用真的海军驱逐舰,而不是利用电脑三维动画技术(CGI)来打造海战场景。

最终,他们在现代海军博物馆借到了玛丽布雷泽号(Maille-Breze)驱逐舰。

为了真实,诺兰把IMAX摄影机安放在一架真的喷火式战斗机的驾驶座舱和机翼的位置,让摄影师和演员一同漂浮在水中进行拍摄。

即使作为观众,我们早已知道,《敦刻尔克》的结局,一定是以成功告终的军事撤退,但在银幕暗淡,灯光重新亮起的一刻,你绝不会感到胜利的喜悦,只有劫后余生的疲惫与庆幸。

这次北影节有机会再次放映《敦刻尔克》,错过去年大银幕的朋友们,祝你们好运,在抢票“厮杀”战中,能突出重围,赢得一席之位。

对于没看过的观众,观影影厅的推荐是“杜比>IMAX>普通影厅”。(真不是打广告)

“北京展映”活动将于4月6日至22日在北京地区32家电影机构、高等院校举行。

独家售票平台:淘票票

阅读次数:
 

上一篇:手机浏览器再访问后台无法进入多次点击登录
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
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